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少妇小说  »  【2084】【作者:qqwweer】
【2084】【作者:qqwweer】
字数:6762

请点击页面右边的小手图标支持楼主。您的支持是我继续转帖的动力。

  故事背景為GeorgeOrwell1984中的Estasia,請大家幫我按住奧威爾先生的棺材板,謝謝.

               Chap1

  一個沒在京師住過的人,多半是熬不過這流火的七月的。

  昏昏的天,灼灼的日,只在天際掛了幾朵薄雲,卻是動也不動,似垂目假寐的長者。

  這座背負過幾十代天子的老城,此刻仍是這天朝上國的核心,在滔滔長河中逡巡躊躇。

  芸芸黔首紛紛黎民猶如是,皇天后土猶如是,唯一不同的,是街上佝僂破敗的千萬廣廈,那是它早已卸盡了的昔日榮華,是對外戰爭的英勇勳章。

  倔強的陽光鑽過髒兮兮的天空,又穿過澄澈的玻璃窗,撒進京師皇大附中的教室裡.

  房間不小,牆上陳設著字畫橫幅,桌椅是一水的灰黃,前面一張方方正正的墨色黑板,都多少沾了些灰塵.

  屋子裡寥寥坐了幾個學生,雖談不上面黃肌瘦,也多半細瘦羸弱。

  這正是學校的午餐時間.

  事實上,這裡的學生也算得上同齡人中的佼佼者。

  相比於占國家人口90% 的「奴隸」,作為外黨成員的血裔,他們生來便高人一籌,不僅每月有定量的肉食供應,在未來,只要順利完成責任教育,他們就可以輕鬆地加入黨,成為偉大事業的接班人。

  似是不耐飢餓,一個少年起身離開.

  然而,他並沒有前往食堂,而是故作無意識地繞了一小段路,東拐西繞地走向女性的教學樓。

  誠然,從沒有人禁止過男生或女生前往對方的教學樓,但這種行為卻被公認為是不合規且危險的。

  黨的教育早已根植入人民的靈魂:男性與女性,應是兩個物種;他們的關係,應是近似於貓與狗,獅與虎的,平等但隔離.

  愛被視作魔鬼的化身,父愛,母愛,親人之愛,男女之愛,都是撒旦派下行走在人間的惡魔,都是損精奪魄,動搖國之根本的封建糟粕。

  每個個體,從在自由部誕生的那一刻起,就是黨偉大事業的獨立的螺絲釘。
  人類的一切情感,都退回到亞當夏娃偷嘗禁果前的時代。

  當然,除去奴隸酒館裡的少數殘餘,也幾乎也沒有人知道伊甸園了。

  一切書籍都在黨早期的勝利革命中焚燬,作為「精神毒品」湮滅。

  事實上,男性和女性對另一方的理解,更多是來自於餐桌上的肉類。

  永不停歇的戰爭摧毀了這片土地進化千年的農業體系,殘存的耕地只能勉強保證黨內成員的糧食供給,農副業完全消失。

  在這種條件下,男女既非同一物種,互相食用,保證蛋白質供給也就是合情合理的了。

  但是,王恩,或者說那個少年,與其他人不一樣。

  他知道,生命本不該是現在的樣子,不該是每天拿著油膩的餐具吃倒胃口的膨大蔬菜,然後間或為得到一塊人類肉體而歡欣鼓舞,不該是在陰沉灰暗的鋼鐵蒼穹下庸庸碌碌,然後或死於敵國空襲,或埋骨於他人腸胃,或悄悄地人間蒸發.

  每個人應是父輩愛情的結晶,而不是自由部機械化的試管產物。

  長街短巷,閃爍的應是霓虹長燈,而不是思想警察們的宣傳電視……

  這一切知識,都來自於那個叫唐雯的女孩兒。

  那實在是一個很漂亮的姑娘,無論是軀殼還是靈魂。

  她自稱是「解放者」的成員——那是一個幾乎只是市井傳說的組織,由一位叛變的黨的創始人建立,致力於推翻黨的統治。

  組織將她和另一名女孩的身份對調,安插入學,以期她日後能加入外黨.
  她是真正人類結合的產物,而她的美貌則是造物主的傑作。

  王恩悄悄地繞過女生教學樓,沿著草叢野路繞到後山,那是學校裡為數不多的沒有宣傳電視的地方。

  又在山上鑽過幾片灌木叢,王恩抵達了他和小雯的「秘密據點」。

  唐雯早已到了,興是等得無聊,此刻正蹲在地上嗅聞野花。

  迷濛的陽光灑在地上,白色野花叢中,唐雯彷彿成了聚光燈下的主角兒,腰肢如花莖般纖細,臉蛋如花朵般嬌艷,一雙玲瓏的運動鞋小心地落在花叢的空處,竟是一朵野花也不捨得摧毀。

  終於,沉醉於花香的可人兒意識到了來客的存在,素白的小手撐地,貓咪一般撲了上來:「哥哥,你可來了,我還以為你忘了呢。」

  摟緊懷裡的軟玉,鼻腔裡充斥著少女的幽香,王恩微笑道:「這麼重要的事,哪能忘呢?」

  少女抬起頭,秋水般的眸子直直對了上來。

  一時間,兩人無話,只是深情對望。

  或許,愛情本該如此,既不是洪水猛獸妖魔鬼怪,也不是尋尋覓覓歇斯底里,只有兩個人,望著,就夠了。

  也不知過了多久,只覺得兩人早已跨過永恆,少女從寬闊的胸膛中掙脫出來,紅著小臉,嚅嚅道:「時間不多…下午還要上課…我們…什麼時候開始?」
  少年也不多話,隨即將女孩推倒在地,算作回應。

  一手脫去自己鬆垮的校服,一手幫女孩剝掉半新不舊,卻洗得清清爽爽的鞋襪,隨即湊上去嗅嗅舔舔。

  少女固是愛乾淨,可一雙腳丫畢竟在鞋子裡悶了一上午,也多少有些淡淡的汗味,舌尖觸上去,只覺得鹹鹹的。

  而少女感受到腳底的瘙癢,脫著衣服的手不由得一滯,笑罵起來:「壞蛋,你還是那麼喜歡女孩子的臭腳丫子呀。」

  王恩笑著答道:「因為是雯雯的小腳啊,雯雯的哪裡我不喜歡. 」

  說著,還示威似的輕咬了幾下蔥根般白嫩細秀的腳趾。

  「再說了,雯雯的腳丫長得這麼漂亮,一點也不臭。」

  「大壞蛋。」雙足上觸電般的感覺讓女孩咯咯笑了起來。

  「你這麼喜歡雯雯的腳丫子,那你說它如果被做熟了會不會很好吃呀……」
  「當然會啦,這麼漂亮的小蹄子,肯定是人間美味。不過……」王恩忽然板起臉。

  「誰也不許打我家雯雯的小蹄子的主意,這可是我的,我們要永遠一起。」
  即使有王恩的搗亂,兩人的衣服也很快被扔到一邊。

  看著身下粉雕玉砌的美好肉體,王恩不得不讚歎一聲造物主的傑作。

  少女媚眼如絲,利落的單馬尾和長長的直劉海肆意地披散著,桃唇半開,口鼻中有節律地呼出甜香的氣息,修長的鵝頸如美玉般無暇!

  兩隻格外小巧的乳房上點綴著紅纓,這固然是食物匱乏導致的輕微發育不良,卻與少女嬌小纖細的身材相得益彰!

  微微凹陷的光滑腹部下是稀毛的陰唇,兩片粉紅的柔軟拱衛著生命的起源,再往下就是一雙修長白皙的玉腿和盈盈一握的蓮足。

  王恩感受到下身的悸動,提槍上馬.

  他已經不再是那個黨的好好少年,需要少女羞紅了臉的指導才明白男女的真正秘密。

  此刻,彷彿全世界被壓抑的人性都在他們的身上釋放。

  下身感受到濕軟的吮吸,他雙手撫上少女稚嫩卻挺翹的乳房,開始漫長的舌吻和機械的進出。

  這是學校裡說的撒旦在人世間的使者,但他們不在乎。

  早在第一次做之前,他們就自認為看破了黨的謊言——雖然不知道謊話的緣由,但又有什麼關係呢?

  身下的軟玉一陣顫抖,少女高潮了。

  下體隨即而來的緊縮也讓王恩開始最後的衝刺,在即將噴薄而出之際,王恩退出了少女的身體,轉而捉起女孩的嬌嫩腳丫,用兩個高俏的足弓作為洞口,繼續抽插。

  終於,粘稠的精液淋滿了少女嬌小的玉足,而少女此時也還沉浸在性的餘韻中,下體不時淌出一股股的液體.

  「壞蛋啦,怎麼又弄在人家腳丫子上。」少女嬌嗔道。

  「這讓人家怎麼穿鞋子嘛…」

  「自己想辦法咯。」王恩壞壞地笑起來。

  「哼…」女孩賭氣似的把蓮足向草地上隨便一蹭,便自顧自地穿起衣服,不再理睬少年。

  午後的陽光正好,灑在兩人身上。

  空氣中滿溢的幸福彷彿就能用手擰出來。

               Chap2

  時間有腳,轉眼夏風吹謝了春紅,秋霜染紅了青楓。

  王恩與唐雯的感情也愈發濃厚,兩人的見面,從最初的一週一次,變成一週三次,再變成一日一次。

  對愛情的狂熱壓倒了對宣傳電視背後的思想警察的恐懼,即使在公共場合,他們也開始有意無意的靠近對方。

  眼神和表情也不再掩飾,總透著濃濃的愛意。

  或許,如果保持開始的謹慎,如果沒有公共場合的招搖,甚至如果沒有最初的相識,他們都能平平淡淡地過完一生。

  但,人生沒有如果。

  一個平凡的上午,太陽沉在雲裡,雲飄在風裡.

  學生們如往常一樣,忙忙碌碌地上完早課,聽完國父的講話,準備開始上午的倒數第二門課程。

  「緊急通知,因戰爭原因,本月肉類供給不足。請女性部,二級五班的同學;男性部,一級三班的同學,全體到食堂報導。重複:請女性部,二級五班的同學;男性部,一級三班的同學,全體到食堂報導。」

  學校廣播的聲音穿過空氣,透過耳膜,直戳王恩心底。

  什……什麼?二級五班?那不是雯雯的班級嗎?到食堂報導?肉類不足?難道……雯雯……?

  教室裡一片沸騰,都是血氣方剛的少年人,方一聽說有肉吃了,還是來自於本校的青蔥少女,皆是喜不自禁,完全不在乎下次抽籤後,被擺到女性食堂裡的肉塊有沒有自己的一份。

  刺耳的歡叫彷彿魔鬼的厲笑,刺得王恩心底生疼。

  那個嬌小纖細的身影,那對清晨露水般澄澈的眸子,那雙總愛出汗,卻在主人照顧下永遠白白淨淨的嬌小玉足,自己或許永遠也見不到了,也不知會被做成何種菜餚,被無知者讚一聲:好吃,作為生命最後的評價.

  夕陽下的翻雲覆雨,明月下的山盟海誓,一切的一切,如潮水般湧上王恩的心頭,直壓得他喘不過氣。

  但他又能做什麼呢?靈光一現後的螻蟻也不過是螻蟻,渴望逃脫深井的蛤蟆也不過是蛤蟆,對人性的懵懵懂懂在黨的龐大身軀下變得支離破碎。

  而他所能做的,似乎只有祈禱,祈禱他在食堂能遇到雯雯的一部分。

  一聲不甘命運的長嘯,然後被淹沒在狂歡的海洋裡.

               Chap3

  皇大附中的食堂配有專門的人肉廚師。

  一是因為屠宰機器太貴,炒菜師傅又做不來殺人的活計,二是因為食堂偶爾會屠宰學生,被專業廚師殺死也顯得更人道更體面些。

  這已經是老張在皇大附中干的第十七個年頭了。

  初來時他還是個雞都沒殺過的憨漢子,宰十個姑娘都能折騰一上午。

  俗話講,一回生,兩回熟,百回千回之後就是老師傅了。

  現如今,單論宰人,這京師也沒幾個能賽過他的。

  但這天上午,學校給他出了道難題,要他在三個小時之內宰掉三十個女學生,還要烹好了送到食堂。

  這不是折磨人嘛。

  老張心裡嘀咕。

  看著一片還穿著校服的女孩,和一張張梨花帶雨的小臉,老張心裡一陣煩躁。
  這清洗灌腸肯定是沒時間做了,只好分解了以後再看著辦.

  絞首割喉都太慢,還是砍頭來得痛快。

  沒時間可以浪費了,老張振臂一呼:「都給老子排好隊躺過來,把脖子都露出來。誰他媽的做慢了,老子就把她剁了,做成餃子餡. 」

  不得不說,這句威脅很管用。

  每個女孩子都有引以為傲的一部分,希望展示出來,哪怕是在餐桌上,然後得一個類似「這雙蹄子好漂亮,它們的主人一定是個小美女」的評價.

  於是,大家都悄悄地抹掉眼淚,乖乖排好。

  很快,刀案相觸的響聲和女孩垂死的嬌哼就充斥了整個房間.

  每一聲脆響就代表竹筐裡的一顆表情迷茫的少女頭顱,和肉架上一具倒吊放血的青澀軀體.

  老張的手腳實在麻利得緊,看著頗長的隊伍,只十幾分鐘就到了底。

  只剩下躲在隊伍最後的一個女孩,兩肩一縮一縮地抹著眼淚.

  白皙的小臉上涕淚縱橫,水靈的杏眼哭紅了一整圈,正是王恩牽腸掛肚的雯雯。

  興是雯雯傾國的樣貌激起了老張對美女的顧憐,他的口氣也軟化不少:「不哭了,乖。躺上來閉上眼,很快的,一點也不會痛。」

  雯雯兩手顫抖地爬上斬首桌,抽噎道:「同志……求求您……我不想死……」

  老張也不接話,也不知回想起了故往的什麼事。

  默然半晌,抄起刀,心一狠,才剁下去。

  少女的鵝頸經不起利刃的噬咬,修長的脖子被利落地一分為二。

  掛著淚珠的眼睛還大睜著,彷彿不敢相信這一切。

  正如在這張鐵案上變為肉的無數女性一樣,二八年華的曼妙身軀不甘地顫抖起來,白皙的小手無力地做著抓握的動作。

  脖頸斷口處的血湧漸漸歇了,少女的肉體夥同另外二十九具穿著校服的無頭嬌軀,被豬羊一般整齊地掛在肉架上。

  老張的手藝很好,即使經過斬首,少女的校服上也沒有半分血污。

  緘默地剝下早已漂得發白的衣服和鞋襪,扔進筐子裡,準備作為下一屆新生的制服使用,老張輕柔地把雯雯赤裸的白嫩身軀擺到處理台上。

  嬌弱美好的曲線在脖頸處戛然而止,女孩失血後如羊脂玉的身軀卻仍散發著驚心動魄的美感。

  盈盈一握的椒乳無力地伏在女孩胸口,勾勒出誘人的輪廓。

  微陷的小腹下是兩片如河蚌般白嫩的陰唇,一如每次王恩脫去女孩褻褲時的緊閉,稀疏的陰毛上還沾著點點晶瑩,大概是女孩失禁的產物。

  兩條筆直修長的玉腿盡頭,是一對蒼白如雪的小蹄子,指甲被精心修剪成半月形,十趾如月兒彎彎,惹人憐愛。

  細膩嫩滑的腳背和嬌弱柔軟的腳掌上還閃著晶晶汗光。

  老王看得有些癡了,可是,面對聒噪不止的宣傳電視,他只在女孩小巧細弱的纖足上留下輕輕一吻。

  熟練而莊重,屠刀從少女潔白無暇的頸窩直劃到粉嫩緊閉的陰戶。

  清冷的刀鋒嵌入尚有餘溫的肉體,分開了光滑平坦的小腹,露出兩側層層鮮黃的脂肪紋理和內裡包裹的臟器。

  一柄快刀,一隻粗手,一把水槍,少女很快完成了從屍體到美肉的轉變。
  方纔還在勤勤懇懇工作的內臟們被取出,除掉殘存的排泄物後堆在案台一角。
  王恩朝思暮想的嬌乳翹臀也被整體剁下,碼放在一旁。

  失去了與身體聯繫的玉足如豬蹄般仄歪著,它們已不再是王恩舔吮嗅聞的勾人尤物,也不再是雯雯精心呵護的少女腳丫,只是一雙待烹飪的蹄子而已。
  宣傳電視裡開始播放刺耳的軍樂,老張緘默地剝去其他少女們的衣衫,開膛,肢解,清理,烹飪,一氣呵成。

  一切停當,他有些倦怠地癱坐在椅子上,廚房裡煮著少女們肋排的大鍋正咕嚕咕嚕冒著香氣,一蒸籠嬌小白嫩的玉足也漸漸變了顏色。

  老張腦海裡揮之不去的卻是剛才少女那哭得通紅的杏眼。

  妻子的眼睛,女兒的眼睛,被自己宰掉的千千萬萬無辜少女的眼睛,此刻都紅著眼眶,無聲地注視著他。

  老張忽然覺得自已老了,老得健忘了,自己已經記不得革命前的世界是什麼樣子,記不得曾經的自己。

  有時候,騙著自己在夢裡睡得久了,會忘記醒來。

  但是,無論如何,生活還要繼續下去。

  已經接近晌午,得先把燉排骨和蒸蹄子給食堂送去,再準備後續的菜品。
  路過斷頭台旁的籃子時,老王匆匆地揩去了女孩兒眼角的淚珠。

               Chap4

  短短的上午如一個世紀般漫長,時間卻不會為任何人停下腳步。

  午餐時間到,今天本又是王恩與雯雯約定好的日子,但那個善良博識的可人兒卻再也不會出現了,記憶中的美好肉體,檀口中娓娓道來的零碎真相,或許是她在這世界上唯一的一點痕跡.

  行屍走肉般的王恩被夾在興高采烈的少年們中間,而在學校的另一側,是同樣歡欣鼓舞的少女們。

  一腳深一腳淺,學校的地面彷彿變成了泥沼。

  王恩也記不得自己是如何到食堂,又如何排好隊的,只覺得整個世界都在旋轉飄忽。

  隊列前方正分發的是蒸煮好的少女香蹄,一對一對整齊地碼放在鑄鐵大盤裡.

  方盤毛糙的轉角接縫裡時而滴下一串粘稠的湯汁,那是熟透的少女腳丫滲出的油脂。

  興是因為女孩蹄子普遍偏小,又纖瘦的骨多肉少,又興是因為腳丫子都是髒髒臭臭的思維慣勢,蹄子總是不如其他肉品賣座。

  也因此,每個學生都能領到完整的一對蹄子。

  絕望中帶著希望,王恩的目光掃瞄著偌大的盤子。

  萬一雯雯沒有被宰掉呢?忽然,他的視線凝固了,一雙無比熟悉的嬌小蓮足佔據了他的視線。

  同樣的暗粉色,同樣無力地匍匐在鐵盤裡,同樣滲著點點的油脂,只有高俏的足弓和纖秀的足型讓它脫穎而出。

  王恩感覺世界都塌了,漫無邊際的黑夜裡那唯一的星火就這樣變成了食物,記憶中美好的倩影就只剩下一雙蒸熟的蹄子。

  女孩汗津津的白嫩腳丫彷彿還在自己眼前亂晃,些微的汗味還在鼻腔裡來往,「大壞蛋,臭死你臭死你臭死你」的嬌嗔還在耳邊迴盪.

  總有些東西,我們不敢失去,又不得不失去。

  「同志,這是你本月的的肉食供給. 」

  分發員撈起最近的兩隻蹄子,遞了過來。

  王恩方才回神,低頭一瞥。

  這雙蹄子顯然來自於一個高挑的女孩,腳型纖長,也算是一雙美腳,唯一的美中不足是被不合腳的制式鞋子擠得緊緊內扣的小趾。

  「同志,請問可以給我那雙嗎?」不甘心雯雯的最後遺物在眼前溜走,王恩壯起膽,問到。

  分發員意外的好說話,一雙小眼在兩對蹄子上來回幾次,似乎是覺得大蹄子肉更多,交換是食堂佔便宜,便乾脆地提起雯雯的小腳丫,送了過來。

  強忍住淚水,不敢讓臉上的表情有絲毫異樣,王恩托著雯雯的蹄子,領了米飯,在一個遠離宣傳電視的位置坐了下來。

  兩隻秀蹄柔弱地趴在米飯上,淡黃色的湯汁染透了薄薄的米層,香氣四溢。
  往事不堪,只好在風中散盡.

  閉著眼,牙齒攀上無比熟悉的纖長腳趾。

  但這一次,口中少了鹹濕的汗味,只有濃濃肉香。

  似昨夜杏花雨,落了多少青蔥芳華,濕了誰人眼角。

  不忍卒視,王恩只是感受。

  少女腳掌下濃香四溢的脂肪墊,足趾裡脆脆彈彈的軟骨關節,結實柔韌的跟腱,細膩柔滑腳背……

               Chap5

  「先生……」西裝筆挺的男子半屈著身體,奉上一個四四方方的玻璃盒子。
  盒中潔白的天鵝絨上,靜靜地安放著一顆少女的頭顱.

  長長的直劉海,欲睜還閉的杏眼,紅紅的櫻唇,顯出無限嬌媚。

  「事情怎麼樣了?」坐著的人注視著玻璃盒,問到。

  「按您的意思,他的班級將會在下次候補肉中被抽中。」

  「非常好……」坐著的人歎口氣。

  「丫頭還是太傻,竟然愛上了他。」

  「您知道……獻出自己第一次的女孩子……很難控制的……」侍者緩緩直起身。

  「給她耳濡目染那些零碎的性知識,也不知是幫了她,還是害了她。」
  「先生,沒多少時間了。您現在可以交代遺言了嗎?」侍者掏出槍,直直地指著男子的心臟.

  「可您好像一點也不驚訝,先生。」侍者刻板的臉上擠出一個笑容。

  「解放者……其實根本不存在吧?那本真理之書,恐怕也是你們編寫的。」男子又歎口氣,「只怪我太年輕,太簡單,有時太幼稚……」

  「先生,您至少過了幾月資本家的日子,不是嗎?」

  「最後一個問題,黨讓男女分離,只是為了掩蓋性嗎?」

  「如果還有希望,那一定來自無產者之中。」侍者叩響了板機.

  「但,決不是男性無產者或女性無產者之一……」

请点击页面右边的小手图标支持楼主。您的支持是我继续转帖的动力。

[ 本帖最后由 龍葵 于  编辑 ]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夜蒅星宸 金币 +8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